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建筑设计与城市的复兴

2018-12-03 15:03:38

建筑设计与城市的复兴

简介:本文对比分析了纽约和爱丁堡两个城市的空间。并以三个设计方案(C-House,B-office和MediaVillage)为实例,提出并探讨了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的设计原则,同时论述了建筑设计和城市复兴的关系。 关键字:建筑设计,城市复兴

建筑设计与城市的复兴

城市与建筑相似,都是围合空间的构筑物,不过有着庞大的尺度(笔者译1)城市是人们工作、交往、娱乐、政治和抒发情感的地方。然而,在追求城市化的几十年后,我们突然发现,原来的理想城市如今却成了贫穷和痛苦集中的地方、我们不禁要自问,难道衰败是城市与生俱来的吗?

人们似乎己经忘记了美好城市的潜力。只要经济承担得起,现在的市民(尤其是富人)趋向于到市郊开辟新的家园,这就是常说的"住宅郊区化",造成城市不断扩大。这种趋势与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原则背道而驰,而富人离开城市,同时也带走了资金,留在原有城市的只是贫穷和破落。因此,讨论和研究城市复兴的问题是十分迫切的。

城市规划涉及的学科很多,直接的参与者有政府、金融界和建筑界等。政府和金融界的决策无疑是具有前提性和决定性的。然而建筑师的角色在商业环境的冲击下,却显得越来越渺小。城市与建筑类似,其设计追求着一种美学意识形态、(笔者译2)。美学是人们与生俱来的追求和经验总结,美好的城市设计包含有独立于政治和经济的因素。因此,我们应当认识到建筑设计对于城市复兴的作用,不仅是重要的,更是不可替代的。

今年获得英国斯特林2000年度金奖的Peckham图书馆,是一个建在伦敦南部贫困区的公众投资项目。建筑的实际使用面积不大,建筑师(WilliamAlsop)把底层架空,为普遍街道和侧面的广场提供了可穿越的通道;同时也架高了阅览厅,让读者可以造过精心设计的玻璃窗远眺城市中心的天际线。政府在该贫民区建立一个为公众免费服务的图书馆的决策。无疑是此项工程的前提,然而没有建筑师的参与,这个图书馆就不可能那么出色,该贫民区就不会象现在那样有一个吸引公众的核心。该建筑还吸引了无数从市中心慕名而来的参观者,从而加强了伦敦市中心和南部贫穷区的联系,并为政府向大众传达了一个信息一伦敦没有忘记这块土地。分析其建筑设计,无论局部还是整体,都建立了一种与城市之间紧密的可达性。只要人来了,他们就会自觉地美化自己的生活环境;当人走了。他们是不会关心留下的东西会是怎样的命运的。

纽约和爱丁坚

今天的建筑设计在考虑与城市的关系时,一直沿用凯文林奇的标志性元素。然而,在现实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由简单的标志性造成的喧闹的城市面貌。这一群后现代的"标志性"建筑,其实都披着相似的外衣--种貌似热情,但实际上却与城市环境格格不入的冷漠和单调。许多建筑的设计与城市似乎太绝缘了。

我们的城市发展经常以纽约的曼哈顿岛为模板,然而那高耸林立的摩天大楼只是城市成功的一个方面。"今天我们谈城市的复兴,尤其是在欧洲,其重点已经不单是追求经济和社会的巨大成功,而是具体到每个市民的满足感、舒适和欢乐。"(笔者译3)

在曼哈顿岛南部沿河一面,是一条连接中心商务区和市郊中产阶级居住区的高架路。然而,这种缺乏考虑环境的城市设计,却间接地隔题了普通市民与这一滨水地带的联系。荷兰的建筑理论家A.Graafland对这里的城市环境有这样的描述一当你站在高架桥下,会感到一种失落,听着桥上的噪音。环顾四周,你将清晰地看到现代城市生活中衰败的一面。(笔者译4)

与此相反的是欧洲的一些城市如爱丁堡,不仅保留了大量的传统建筑,而且传统城市的空间模式也得以完整地保留下来。爱丁堡城市常驻人口四百五十万,但中心区的游客每年就达二百五十万。这是个天天洋溢着欢乐的城市。欢乐的气氛不仅环绕在爱丁堡城堡等标志性建筑和景观周围,也存在于城市中心区的每一个普通的角落。

旧城区的城市结构就象鱼的骨架约一公里长。两侧的建筑以及建筑之间留有许多市民和游客都可以自由穿行的巷和院。虽然里的建筑都几经改造,内部的功能也几经变迁,但这些几百年来多孔的传统格局一直被完整地保留至今。因为有人光顾,或者为了吸引更多人前来光顾,附近的商店、咖啡屋等的主人都自觉地保持和美化附近的环境。于是在这种可达性带来的良性循环的推动下,爱丁堡的城市空间成为了当地市民一个自由、开放的舞台。也为游客提供了一个可自由选择和享受的欢乐空间。

这种可穿越性很强的城市空间,不难在许多传统的城市和村落中看到。而在成功的现代都市,比如香港中心区、巴塞罗那。也不难发现同样的特征。因此,我提出一条与城市复兴相关的建筑设计原则一一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下文将通过笔者参与的三个设计实例对此论点加以进一步的阐述。

C-House

今天住宅的设计在考虑与城市的关系时主要面临三个问题。首先,是私人投资带来的功利性。这是造成我们今天碎片状的社会的主要原因之一(笔者译5)。建筑设计局限于这碎片之中,不注重与环境的关系,使得城市越加难以控制;其次,是个人安全问题。目前折衷的方法是只使用一个入口,并用围墙把自己与环境分离开来,以达到对个人财产"保安"的目的。然而这种方法的副作用很多,如发生"洛阳大火"时无处可逃,或安装防盗反而为盗贼提供了天梯等。另外,如果邻居的关系变得疏远,反而为犯罪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地区范围的"治安"问题其实是更加重要的,而这点可以通过政府强力打击犯罪的手段,并结合开放性的建筑设计来达到;再次,是由住宅的人员构成造成的。过去国内的居住模式是以单位大院为核心的,住户之间是互相认识的同事。而现在居民之间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说上一句话,这就造成了住户之间合作的不便和对公共空间管理的困难(笔者译6)。而公共空间一旦被忽视,就很容易变得肮脏和混乱,成为垃圾堆、杂物院甚至犯罪多发区。接着就是人们对这些空间的进而远之。

C-House的基地是在德国南部的一个中型城市。除了这块空地,沿街都已经全部建满了房屋。基地内部等待改造的小厂房前面种有几棵很美的桦树,对面是一条也种满了桦树短巷。这一对"绿色"显然已成了这条街上行人的空间应标,也是附近居民的休息场所。

该方案设计没有在底层邻街做个铁门,而是在底层用通透的落地大玻璃围合了一个精品店,保留了院子与街道的视线联系。在临街一侧还保留了一个宽敞的入口通往院子,楼梯入口放在院子里,从而加强了用地的可穿越性。对于安全问题,一个入口和围墙是一种办法。但个人是社会的一分子,地区范围的'治安'对个人的'保安'问题也是影响很大的,人来人往的通畅空间要比偏僻无人的地方安全。

公共楼梯没有象通常那样置于一筒体内。而是纵穿建筑前后楼梯的细部设计也是没有挡板的。让视线可以充分贯穿用地内外的"绿色"。当住户上班、下班走过楼梯时,可以很直接地感觉到里面的桦树院、外面的桦树巷,从而加强了建筑与城市的关系。直跑梯是连接三层的。因为有足够的高差,有些房间可以向楼梯间开窗。当阳光把遮阳百页投影个墙面上。清风抚过,青年男女可以坐在楼梯上聊天,可能还会隐隐看到窗里的倩影……

C-House的设计尝试解决前面提到的三个住宅问题。通过运用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的原则,不仅为移民提供了更好的居住环境,也提高了现有的城市空间。

B-Office

B-Office是设计师木子和我在"既络上以一种开放式Studio的形式设计的位于南方某传统市镇的一个政府办公楼。

原方案在临干道处设置了一个广场。首层布置了文娱、餐饮、服务和客房,人流从广场由大楼梯进入二层的接待大厅。部分二层和三层是办公用房。该方案对基地东面的河流与西面民居的联系考虑不足。

河流一向是传统民居村落的核心。而当地居民与河流的和谐关系,对该地区的生态系统是十分重要的。一旦居民失去了河岸的活动空间。昔日的清流将会迅速被污染,成为现代城市中的臭水沟。如果基地在河流两岸,通常建筑设计就会朝向道路设置主要立面和入口,而把朝向河流一面设计为后院。进而后院变成杂物院,然后是向河流排放污水和废物。

新的方案旨在连接民居与河流之间的空间,于是特地在用地中也设置了一条穿越性的道路,从而强化了这种联系。沿河岸一侧设为市民的休息活动空间;娱乐、餐饮、服务和停车部分设于半地下,楼面则成为l.2米高的活动平台(晚上可用作舞台)。该平台从时间、知觉和活动性质上均丰富了这个广场的空间,也平衡了基地中间的穿越性道路,暗示了一种可供停留的空间。

办公人流可从地下停车场上平台;或由广场步行进入,经坡道步上平台。南面部分的底层架空,成为一入口灰空间(兼作舞台);接待大厅设于北面部分的底层。以通透的落地大玻璃围合;从接待厅可由坡道上二层,再经过北面的屋顶花园可到达南面部分的三层。

同样是一种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使得该政府建筑为市民提供了更多的城市活动空间,同时也保留了传统民居与河流的联系。中医有句俗话"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城市的空间和环境也是如此。

MediaVillage

在描述城市的结构时,已被广泛接受的隐喻有"树状结构和"有机体"。"树状结构"是一种逻辑性较强的结构。由主到次,依次连接;"有机体"代表的是高一层次的关注个体之间的合理分工合作的设计思想。然而。在"树状结构"里,个体之间的联系是死板而重复的、况且城市不断发展,主次的关系和容量也会不断变化,而城市的空间是不可能理想地改变来满足需要的:"有机体"概念也是一种理想状态,因为个体之间的配合必须按照一定的规律协调工作,不然这个有机体就会生病(笔者译7)。在现实中,城市是难以按照一种稳定的规律持续运作的,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虽然制订了规划方案,但总是受到投资方的强力影响、今天;普遍认为规划在一定程度上,其准则条文和数据的约束已经很难跟得上城市各种综合条件的变化"(笔者译8)。以上两种隐喻恐伯正是其症结之所在。

步入21世纪络时代,城市结构中又出现了一种一络"的隐喻.其实这种空间类型一直存在于传统城市和村落。欧洲有人称为Rhizome."络"空间标志着一种有无限联系的、开放的、多孔的、互相之间紧密相连的结构"。(笔者译9)对于"络"空间。一种担心就是这种城市空间会不会变成迷宫?是否与凯文林奇的可识别性的原则针锋相对?其实,凯文林奇早于其着作中(TheImageofTheCity,1960),在解释完可识别性在城市设计的重要性后,立即就有补充:"城市设计中必须提到的是迷宫般的空间。这种让人错觉的、令人惊奇的环境也是有价值的…。观察者自己应扮演一个主动的角色,主动地去观察环境,并且主动地重组脑海中获得的景象。"(笔者译10)(笔者译)大概是限于时代背景,凯文林奇没有对这种空间进行更深入的讨论。

在中东迪拜(Dubai),我参与了InternetCity(络城)中MediaVillage。(多媒体村)的规划设计。InternetCity是政府专门为E-commerce(电子信息商业)设置的开发区,总体规划中有一条横贯全区的功能带,不仅提供了交通,还为各种公共设施提供了空间。其中一段是专门安排娱乐活动、公众普及教育和商务旅游设施的MediaVillage。

该MediaVollage的规划设计采用了这种"络"城市空间。规划对建筑单体的位置、朝向和高度没有作什么硬性要求,也没有传统的功能分区,但重要的是要求各建筑单体都要在不同层高和不同位置化与其他城市元素的联系,同时为公众提供大量的可自由选择和自由活动的城市空间。这些空间将存在于底层。屋顶花园、廊桥、展览空间及其它的公共功能部分中。MediaVillage的规划设计是开放的。注重的是城市发展过程,让城市可以随着自身发展的不同阶段而不断地自我调整。虽然各单体的体形和功能等变动可能会很大,但城市的穿越性空间是受控制的《当然,这种空间效果与规则的城市空间的优劣和结合问题还需进一步研讨)。由于空间结构是多孔的和富有弹性的,这个城市将会为市民和游客,以及城市的发展提供了充分的空间和舞台。正如前面谈到的爱丁堡的良性循环模式,这里将期望形成一种匀质的、流动的和欢快的城市空间。

城市的设计较之建筑更难于把握,涉及的学科也更多、更复杂,但关于城市的研究却落后于建筑有几十年之遥。1960年凯文林奇提出城市认知的五元素和可识别性原则,主要视觉效果方面论述了城市设计;城市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尤其是与环境的冲突日益尖锐,国的罗杰斯于1998年提出了保护生态环境,循环利用荒废土地的城市发展方法;目前国内外还有备受关注的信息技术对未来城市设计的影响的讨论。…这些论点都是建立在现今时代、现有城市问题分析基础上的讨论和研究,只要深入下去。不管结论是对还是错,对建筑、城市的设计和理论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城市的发展难以预料,是不可能用一步到位的方案来表达和控制的。本文经过对比分析纽约丁堡两个城市的空间,又通过对三个设计方案的讨论,针对现实中社会碎片化和不均衡发展带来的问题。笔者提出并探讨了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的设计原则。

对城市复兴的研究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分析现状,从局部入手来深入对问题的探讨是我个人对此课题的研究方法之一。从建筑设计行业的整体和长远发展来看。在此方面的设计和理论成果定会非常丰富。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心我们的建筑和城市。

乳化剂单价
CMMI咨询
颜如玉加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