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旧糖果盒

2018-11-07 10:42:51
旧糖果盒 郁俊乌鲁木齐路到镇宁路这一段,愚园路上看的大房子,是师范校舍,后来归了市西中学,那是一九二〇年代的老房子,我们八十年代读小学那会儿,经常会从1师附小的矮墙攀到师范的大院子里去,采苍耳,诗经上写叫采采卷耳,可见几何风雅,不过人家采的是叶子,嫩头,炒来吃的,我们采的是有钩子的小果子,拿来丢在女孩子毛衣上,捉毛毛虫,捉迷藏,踢球疯跑,满头大汗地回家去,那真是小清新的记忆。

至于说到精彩的民居,则首推涌泉坊。

涌泉坊就在市西中学的正对面,西式建筑里这么正气大方,结构严谨的真不多见,中学生时代要是甚么课,尤其是数学课不想听了,就可以对着外面的漂亮房子发发呆。

那个时候还没有今天这么华丽,房子虽然好,也是灰突突的,门口开了一个上海弹簧厂,九十年代开了一个门面很小的咖啡馆,叫斜阳谷,琼瑶的要命,还有一个君亭面馆,今天犹存,就算很不容易的老买卖了。

我们所有的孩子,都很喜欢涌泉坊,近遇见几个初中同学,一位姓苏的帅哥,几十年了居然还念念不忘,挺着啤酒肚说当年我上课开小差,想要是能把家搬到涌泉坊去,就好了。

可见一时风气,人同此心。

而我对涌泉坊,感触尤深,因为认识了一位非常特别的老先生。

那大概是在八十年代中期,记得过年,冷得很,零下几摄氏度的样子。

大年初一,所有人都在睡觉,我由于不看电视,和平常一样早早醒了,出门去写生。

鞭炮被雪水1浸,成了花瓣一样的红泥,愚园路上均匀地铺了一层,走在上面,脚阴阴的觉得到寒气,我虽然年纪小,这种感觉却一直记得,大体上又凄艳,又落漠,和伤春接近。

涌泉坊的房子很入画,坊前的树盘如屈铁,也很有宋画的气势,但那时指尖功夫太弱了,也就是大概地描一描,整理整理就要离开。

这时那个老先生出现了,是个年纪很大的长者,看见我像熟识的亲戚一样,说小朋友你冷吗,我看他穿着当时很罕见的蓝西装,长大衣,围巾帽子都和寻常人不同,连小孩子都知道,哦,这个老头儿蛮有钱。

苦逼地点点头,想你穿的好又多,看着都觉得自己冷。

他翻翻我的画,笑了,又翻到前面去一张一张看完,说小朋友跟我来,把我带到他家里去。

家暗暗的,充满着老人的味道,很暖和,挂着巨大的海景油画,似乎每件家具里都藏着宝贝,老先生去橱柜里拿出两个盒子,铁盒子,一个里面装着很多的硬糖,另一个是小干点,我尝了尝,很甜,肯定不新鲜了,但没有坏,只是觉得那盒子是世间少有的尤物,画满欢欣鼓舞的花朵和女孩子,又不是崭新的作品,有些地方色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