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引鞋企深思 溫州20%中小企業破產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2019-03-06 16:40:22
引鞋企深思 溫州20%中小企業破產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據央視27日晚播出的《經濟半小時》消息 可能很多人沒有去過溫州,但是很少有人沒用過溫州的產品,這個浙南小城,生產了全國10%的服裝、20%的鞋、60%的剃須刀、65%鎖具、80%的眼鏡、90%的金屬外殼打火機和 90%的水彩筆,溫州的低壓電器、五金制品、汽車摩托車配件、陶瓷制品在國內也都占有重要地位,可以說,溫州制造的崛起就是中國制造發展的一個縮影,然而,近我們記者到溫州采訪的時候卻發現,當地一些曾經紅紅火火的制造企業,現在日子越來越難過了。

  原材料漲價帶來巨大壓力

在位于溫州市某開發區的一家服裝廠,從外觀上看,四層樓高的廠房顯示出這家服裝廠的規模并不小,然而當記者走進工廠以后,卻看到了這樣的場景:數千平方米的生產車間里空無一人,在廠房的一角堆積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包裹,記者打開一看,原來里面裝的是已經加工好的衣服,數百臺縫紉設備擁擠地擺放在一起,似乎提示著這里曾經有過的繁忙,而從墻上的這份通知發布的時間來看,今年的一月份這里還在生產。

作為這家服裝廠如今的留守人員,這位保安還清楚地記得就在兩個多月以前,這里還是機器轟鳴、人聲鼎沸,每天幾百名工人進進出出,讓他忙得幾乎沒有功夫休息,然而當時的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春節過后突然發生了變故,由于去年以來虧損不斷擴大,這家服裝廠的老板不得不忍痛關掉了工廠。

今年春節過后,很多精明的溫州人突然發現,似乎一夜之間溫州的工廠關停掉了很多,與此同時,報紙上有關廠房轉讓和出租的信息也越來越多,每天都是整版整版的,老王就是其中刊登了廠房出租信息的一員,他告訴記者,他的這個廠房此前也是租給了一家服裝廠,由于生意不好做,今年春節期間這家服裝廠的老板就關掉了廠子退租不做了,于是老王只好再找新的客戶,不過盡管廣告登了五六次,錢也花了不少,可是廠房怎么也租出去,和頭兩年相比,租金降低了百分之四十左右,可是廠房還是租不出去,這讓老王很著急,面對著空蕩蕩的廠房,老王心里很發愁,他不知道到底哪天他的廠房才能租得出去。

事實上,除了服裝、鞋、電子等傳統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大量關停以外,現在溫州的一些特色輕工產業也開始出現危機。

打火機是溫州有特色的產業之一,目前全球有百分之八九十的金屬外殼打火機都產自溫州,照說這是一個讓人值得驕傲的數字,然而作為溫州打火機行業的領軍人物,周大虎卻憂心忡忡。

周大虎告訴記者,打火機企業數量從一年多以前的六百家左右銳減到現在的三五十家,溫州的打火機行業遭遇到史無前例的重挫,看著身邊曾經的同行一個個相繼倒下,周大虎的心里一點也輕松不起來。

事實上,一場危機正在溫州制造業的各個領域中快速蔓延,周德文,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溫州科學管理研究院院長,長期研究和跟蹤溫州經濟發展模式。

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應該說溫州的中小企業現在面臨的是一種,屬于一種非常困難的一種狀況,那么也是可以說用危機來表述,也可以說是比較大的危機,特別是今年春季以后,有一部分中小企業,他就沒辦法生產。”

根據溫州市中小企業促進會的統計,目前溫州共計有30多萬家中小企業,那么其中究竟有多少已經或者正面臨倒閉呢?

周德文認為可能有20%左右的企業處于停工或半停工狀況。在周德文看來,更加值得關注的是,正在經歷危機的不僅僅是溫州,在長三角的一些輕工制造業也比較發達的地區,都面臨著同樣的困境。

周德文:“應該說我覺得這種危機各地都有存在,長三角地區,因為我經常帶企業家去考察,包括在上海周邊的幾個區,像松江、金山等等,那么這些區域也同樣面臨著這種危機,包括蘇北,江蘇北邊。”

在溫州的民營經濟里,中小企業是富有生命力的部分,可以說,正是無數生機勃勃的中小企業支撐起了溫州制造這塊金字大招牌,很多溫州當地知名的制造業巨頭,像德力西、正泰,雖然如今都身價幾十億、上百億,但想當初也都是從作坊式的小企業起的家,如今,溫州不少中小制造企業都陷入困境,它們到底遇到了什么難題?來聽聽企業經營者的說法。

在周大虎看來,溫州的打火機企業在一年的時間里倒閉了八九成,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很多企業無法承受原材料漲價帶來的巨大壓力。周大虎說,溫州生產的金屬外殼打火機其原材料主要是鋅、銅、白金、鎳等,而近幾年有色金屬的價格一路高歌猛進,屢創新高,這使得企業的成本大幅提高,比如這一兩年,銅從原來的兩萬多到現在六七萬,漲了兩三倍,鋅從原來的八九千,現在漲到兩三萬,有時候三四萬。

盡管原材料漲價了,不過要想把終端產品的價格也隨之提高,就不那么容易了,很多企業面臨著不漲價等死,漲價快死的狀況,溫州的企業原來采取的本身就是低成本、低價格的競爭的戰略,如果利潤一提價,別人沒提,那么企業的業務全部會被人吞食掉了,那這個企業就馬上沒有辦法生存了。

  人民幣升值帶來的影響同樣很大

價格不斷向上攀升的不僅是原材料,還有勞動力成本,一位服裝廠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做了十幾年的生意,從來沒有什么時候像現在這樣不好找工人。在溫州的每家工廠門口,幾乎都貼著招工啟示。工人找不到滿意的工作,企業大量缺工,這樣的怪圈在勞動力密集的地區愈演愈烈,而今年開始執行的新《勞動合同法》更是給企業提出了新的挑戰。

周德文:“一般的測算,不同行業平均來說,《勞動法》嚴格執行的話,作為企業會增加15%甚至20%的成本,那么對于企業來講,他的利潤本身就不可能有那么高的利潤,作為現在很多的中小企業,面臨著巨大的壓力。”

事實上,除了原材料漲價、勞動力成本提高等因素以外,對于眾多以出口為主的溫州企業來說,人民幣升值帶來的影響同樣很大。

周德文:“這幾年升值的速度比較快,預計今年明年還會升值,在這種情況下,溫州的中小企業,它大部分是有外向型的,它有產品出口,通過直接出口或者外貿公司出口,那么通過人民幣一升值,對他們來講,實際上他們的利潤空間就都給吃掉了,以前國家的出口退稅這些政策越來越滯后,現在的政策也在微妙的變化,這樣使得溫州的企業面臨巨大的壓力。”

在美元持續走低的同時,美國乃至歐洲的消費力也日益疲軟。

早在20多年前,溫州人就跑到全國各地謀生,修皮鞋、裁衣服、理發、開飯館、做鈕扣、賣小家電,別人不屑做的事溫州人能做,別人吃不了的苦溫州人能吃,別人看不上眼的小錢溫州人賺。不過,現在溫州中小企業僅靠吃苦耐勞、精明能干這些傳統優勢,已經不足以應付眼下的生存難題了。

虞文品一家做了將近二十年的電線電纜生意,在這個行業里已經是小有名氣,生意也做到了全國很多地方,這讓不少人羨慕,不過提起走出溫州到外地設廠,虞文品卻一臉的無奈。

虞文品說公司之所以決定到外省設立生產基地,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溫州的土地實在是太貴了。現在在溫州柳市鎮,工業用地一般情況下稍微地段要好一點的話可能要達到60、70萬一畝。

由于溫州本來就地少人多,同時擁有數量相當龐大的企業,導致溫州的工業用地日益枯竭,在土地嚴重供不應求的情況下,溫州的地價不斷攀升。

周德文:“現在在溫州土地資源非常緊缺,已經到達寸土寸金這樣的程度,我們現在工業用地的價格是200萬一畝,這個是全中國昂貴的土地價格,內地很多地方還是只有5、6萬,即使上海這種中心城市,他的土地價格比溫州也低的多。”

原材料漲價、勞動力成本提高、國外消費市場疲軟、土地價格飛漲,對習慣于靠低價打市場、靠船小好掉頭來謀生的溫州中小企業來說,難題這兩年是一個接著一個,但正像20多年前,溫州人沒有坐等天上掉餡餅一樣,如今溫州中小企業也沒有身陷圇圄,他們從傳統制造業的夾縫中,開始尋找新的突圍之路。

昂貴的土地價格迫使一部分精明的溫州商人主動走出溫州,據統計,目前780萬溫州人里面,有大致300萬人在外地投資興業。

周德文:“像我們溫州人在西部、重慶,在四川建造了兩個鞋都,那么一下子去了就是幾百家企業,光在上海周邊,溫州人建了23個上規模的市場,都是規模很大的。”

不過并不是每一個溫州商人都有能力走出溫州,或者有的行業出于配套等原因,并不適合到溫州以外的地方發展,那么對于留守在溫州的數十萬溫州企業來說,面對原材料漲價、勞動力成本上升等嚴重困擾企業發展的問題,他們又該怎么辦?

在去年大虎打火機出口國家的名單上,記者看到多出了幾張新面孔:墨西哥、哥倫比亞,都是海拔在2500米以上的國家。

為什么新開發的客戶都是在海拔2500米以上的地區?原來,在海拔2500米以上的地區,普通的防風和直沖型的打火機是打不著火,而大虎公司去年研發的一款高原打火機卻成功地實現了高原防風打火,正是這款新產品給大虎打火機帶來了新的商機。

僅僅去年下半年,這款高原打火機就出口了兩百多萬只,新產品為企業帶來了新的市場和新的希望,不僅在開發新產品上下功夫,大虎打火機還投巨資對原有的產品進行工藝和設計上的改造,以提高產品的附加值。

經過工藝改造以后,價格翻了一倍多,周大虎嘗到了技術創新帶來的甜頭,周大虎告訴記者,看似沒有太多技術含量的打火機其實也需要不斷進行創新,事實上他們企業每年都要開發好幾百款新打火機。

  溫州企業需要更多附加值

而對于做電線電纜生意的虞文品來說,同樣也是靠新的技術走出了原材料漲價的陰影,電線電纜的原材料主要是銅,從2004年初的2萬多元每噸一路飆升到現在的6萬多元一噸,上漲了3倍多。

為了克服銅價的大幅增長與上漲后帶來的成本的上漲,前年虞文品研發了一種銅包鋁的電線電纜,外面包著是銅,不僅性能稍微提高了一點,它成本還可以降到20%到30%之間。

虞文品說,為了這項新技術的研發,他們花了半年多的時間,投入了數百萬元,目前這項技術已經獲得了三項國家專利,新技術的使用導致產品成本大幅度降低,從而也降低了產品的市場價格,這為虞文品的企業贏得了更多的用戶。在周德文看來,面對重重壓力,溫州的企業要想走出逆境,出路只有一條,那就是創新。

周德文:“他自身要去思考,要去轉型,比如一些產業進行轉型,或者不斷地研發出新的產品等等,他自己要去思考,要去尋找對策,各級政府都要相應地去進行研討,要進行政策研討,要制定一些有利于幫助企業度過難關的,制定出這樣的政策,這樣的扶持措施,來跟他一起努力,使他走出這樣的困境,或者來緩解這種危機。”

  半小時觀察:我們需要多一些溫州創造

隨著原材料價格和勞動力成本的上漲,溫州大量的勞動密集型企業感受到了成本爆增的壓力。以前低成本的競爭優勢一夜之間徹底喪失了,很多工廠招不到工,也開不了工;很多工廠開了工卻再也接不到訂單。溫州制造處在生死存亡的關口。

溫州制造所面臨的危機并不是“溫州特色”,而是包括珠三角、長三角在內的很多勞動密集型企業集中區域所遭遇的尷尬。它一方面反映了原材料和勞動力成本加大對企業帶來的生存壓力,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了這些區域產業結構的落伍。

作為中國制造的重要組成部分,溫州制造遭遇的危機給我們提了一個醒:只有將中國制造變成中國創造,只有真正參與到產業鏈上游的競爭、獲取更多的附加值,我們的企業才不會變成跨國公司的附庸,才不會變成全球產業競爭格局中墊底的中國制造。高烧不退 浑身发热
鼻塞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小儿高热惊厥的预防药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