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河南一哺乳期妇女未交6千元保护费被强制结

2018-10-29 11:53:57

河南一哺乳期妇女未交6千元保护费被强制结扎

被强制结扎当事人   河南省濮阳市濮阳县习城乡徐占村妇女万利娇违规生育三胎未进行节育手术,由于未能在限期内交纳乡政府要求的6000元结扎“保护费”,万利娇被乡计生办工作人员强行带到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在未做任何检查的情况下强制进行了结扎手术。万利娇十分痛苦的回忆当天的情形:“我抱着几个月的孩子,他们把我强行带到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做了手术,也没有给我验血,之后肚子疼的下不来床,输了十几天的液。”   哺乳期妇女被强制结扎   31岁的万利娇是濮阳县习城乡徐占村妇女,婚后生育三胎,其中有一对是双胞胎,如今一共有四个孩子。在采取带环节育失败之后生育了第三胎,之后一直没有进行结扎手术。2013年3月下旬,习城乡计生办工作人员张化朋(音)、二振(音)等人要求她交纳6000元的结扎“保护费”,免去做结扎手术的痛苦,以交钱代替结扎。据万利娇回忆,当时乡里只给了她一天的时间筹集费用。第二天一早,二振、张化朋一行四人就把独自在家带孩子的万利娇强行带到一辆面包车上,拉到了濮阳县计划生育服务站,期间没有出具任何相关文件。在手术前,计生站没有给她做任何身体检查,万利娇及其家人没有签署手术同意书就被强制带到手术室进行了手术。万利娇泪眼婆娑的告诉:“我是RH阴性血(注:RH阴性血又叫熊猫血,是指RH阴型血,非常稀有的血型,因为极其罕见,被称为“熊猫血”。),比较稀少,(手术)之前也没有给我验血,我血糖高也没有给我检查,就这手术完了,我的伤口长不住,疼的下不来床,输了十几天的液。” [1][2]下一页事后,万利娇的丈夫和家人得知此事后非常气愤,看到妻子因为强制结扎而遭受身体和心理上的痛苦,她的丈夫曾多次找习城乡政府及当事人讨要说法,但屡屡遭拒,每次都被乡政府以各种理由搪塞,至今一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人给万利娇一个说话,而当时强行将她带走的张化朋(音)、二振(音)等人也一直联系不上。   在调查中发现,在濮阳县的南五庄、连集村、侯寨村等地都有假节育、强制结扎、巧立名目收取结扎“保护费”的现象发生。很多村民表示,根据生育次数和数量收取1500元至6000元不等的费用,像万利娇生育三胎有四个孩子的情况确实会交比较多的“保护费”。那些交过“保护费”的家庭表示,也没有受到乡计生办出示的任何收据和结扎证明,交“保护费”是意味着免受结扎手术,让违法超生变得合理存在。   相关部门回应   称强制结扎是莫须有   我国实行输卵管节育手术是一种持久、有效的避孕措施,是我国计划生育政策推行手段。采用这种方法避孕,利国利民,但在濮阳县的一些乡镇出现这样巧立名目收取所谓的结扎“保护费”,而将妇女们的健康于不顾的违规做法着实令人费解。   针对此事,联系濮阳县习城乡政府分管计生的吴晓刚副乡长进行采访,吴晓刚副乡长称正在县党校参加县里组织的培训学习,无法配合采访,并称对此事不知情。要求和当事人张华朋(音)、二振(音)联系,而数十分钟后,当在返回濮阳县城的途中,在习城村口的一个加气站旁边看到了吴晓刚,面对提出张化朋(音)、二振(音)一行人收取结扎保护费和强制万利娇做结扎手术一事,称自己表示毫不知情,并表示此事和他没有关系,让找当事人进行调查。   随后来到濮阳县计划生育委员办公室,郝利民主任接受了采访。他给出具了当时为万利娇进行结扎手填写的的计划生育服务站检验单、输卵管结扎知情手术同意书,在这些文件上,清楚的看到有万利娇的签名,但知情同意书上面的签名通过同万利娇本人笔迹对比发现是他人代签,万利娇本人明确表示,自己并没有签过字,家属也没有替自己签过,同时发现,结扎手术过去近一个月了,术后随访记录上没有看到任何对万利娇的随访。同时,在这些相关文件上,还发现很多日期都出现了多次修改的情况,对于文件的真是有效提出质疑,但是郝利民主任无法给出明确的答复,只是反复强调万利娇的结扎手术是自愿的,不存在任何强制行为。   濮阳县计生办的李站长再三向强调:不会出现强迫当事人做结扎手术的事情,本人及其家属若不在场,不会进行结扎手术,对于提出的收取结扎“保护费”一事,李站长表示毫无知情,也不会存在这种现象的发生。   我国的计划生育对于妇女的节育手术有严格的规定,对于计划生育政策的执行也有明确的规定和制度。针对当事人反映的濮阳县假节育、强制节育、收取节育“保护费”一事,政府部门则叫屈喊冤。事实如果真如濮阳县计划生育委员会相关工作人员所说都是莫须有,那么万利娇的遭遇和周边百姓众所周知的明码标价的结扎“保护费”又该作何解释?本将继续关注。前一页[1][2]

户外健身路径器材
正荣香山麓院
传祺汽车店天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