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科技

五星酒店深陷清洁门监管者哪儿去了

来源: 作者: 2019-05-15 01:37:02

五星酒店深陷“清洁门”,监管者那儿去了?

一次次的“清洁门”,只见媒体恨不得亲自用刷子去搞卫生,而监管者似乎连开罚单的心思都没有。面对五星酒店的“清洁门”,除了涉事酒店难逃其咎,那些“相关部门”也该出来表态发声。

杭州多家快捷酒店被曝客用毛巾擦马桶,事情余波未消,又发现五星级酒店同样存在“清洁门”。媒体对杭州滨江龙禧福朋喜来登和湖墅南路上JW万豪酒店进行了暗访,其中万豪酒店的入住价格更是达到了1688元/天。可是,当看到暗访画面,真是“三观尽毁”:一块布擦完浴缸、马桶,竟然接着擦杯子(4月28日中国)。

在中国的酒店业,“一条抹布擦天下”的事情,已经算不得什么了。不少人出门住店不带个毛巾什么的,多少会有心理阴影。其实早在2013年3月,就有媒体曝光了宁波的如家快捷酒店等多个酒店存在“用浴巾、毛巾擦马桶及杯子”的情况。此后,各地媒体借助暗访“举一反三”,发现基本也就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距离。

诡异的是,这些年过去,情况几乎没有任何的改观。北京、上海、南京等22家城市消费维权单位曾于2012年联合发布《城市快捷酒店公共用纺织品安全状况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快捷酒店快捷却不够清洁,六成床单、浴巾、毛巾卫生不达标。酒店清洁走马观花,程序漏洞百出、成本能省则省,反正没人管没人问—法不责众后的破窗效应,大不了用“致歉信”来糊弄一下。

眼下的纠结,其实倒不是快捷酒店如何如何,而是连“喜来登”“JW万豪酒店”这样的大牌都开始“自作孽”,于是大家感慨“三观尽毁”。这样的论调,其实听起来还是蛮耳熟的:当年“三鹿”出事的时候,不也是如此感慨?可是,这样的感慨恰恰忽略了两个常识:,所谓大企业,往往指规模与效益,在道德平台上、在逐利机制下,本性与小企业无异。五星级酒店也不是福利院,也是挣钱的行当,耍起明规则或潜规则来,并不比小企业节制。这就好像小药企会找医药代表行贿,葛兰素史克也不会闲着。规则沦陷,并不存在大与小的区别。第二,这越发归谬了“中国式免检”的逻辑。市场交易是个动态的领域,大企业的“信誉”其实是个不靠谱的东西。尽管2008年9月18日,国家质检总局公布第109号总局令,决定废止《产品免于质量监督检查管理办法》。但在地方操作逻辑与民众的市场认知中,还是会觉得大企业“天然可信”,公共监督的步子于是就容易慢半拍。比如快捷酒店出事后,检索各地可知,地方监管部门抽查的板子,基本还是落在小酒店的身上,而对于类似五星级酒店,若非“媒体曝”,谁能窥破其间的真相?

规则阙如,监管乏力,说起来都是老问题。出炉的《2015年中国饭店市场络口碑报告》显示,客房卫生是被顾客吐槽多的领域。一次次的“清洁门”,只见媒体恨不得亲自用刷子去搞卫生,而监管者似乎连开罚单的心思都没有。面对五星酒店的“清洁门”,除了涉事酒店难逃其咎,那些“相关部门”也该出来表态发声。

(来源:检察)

工程样板
黑百通活氧油
联合大厅房卡

相关推荐